雾夜探灯

初三咸鱼

拨开迷雾,你就是光


  下城区的光走不到尽头。在这片被遗忘的地方,黑暗的迷雾才是主色调。

  耳边是尖锐的妇女喊叫声。

  “哎呀这谁家的孩子啊丢在这里,也不嫌脏!”

   “应该是弃婴。”一个打扮艳丽的女人从狭小的洗发店门口挤出来,她的指缝里还夹着一根烟,“刚才,我看到有人丢在这了,就隔壁街我们这行的小林。”

  “哎哟!做的时候这么不小心!”

尖锐的声音嘎吱嘎吱,“没能力养就丢我们这了?我可去她妈的臭婊/子。”

  “我养。”女人小心地抱起婴儿,吹了吹睫毛,吐出阵阵烟雾。

  “嗯?”女声里带着些许困惑,突然又大声尖叫了起来,“你有病吧!”

  女人没有回头,只是小心地拨弄着婴孩的碎发,“小林的孩子……”

  “就叫你林傅吧。”



  夏日的阳光灼烧着下城区的人们,没有空调的下城区,到处都是拼命扇风的声音。

  “乐恩!别往那条街跑!”姐姐喻秋绘跑了上来,严肃地说教喻乐恩,“那条街有不干净的东西!”

  “姐姐从哪听说的啊?”年仅5岁的喻乐恩睁大眼睛。

  “当,当然是隔壁的唐阿姨。”喻秋绘轻咳一声。

  “好厉害!姐姐总是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男孩崇拜地看着姐姐,这让喻秋绘不禁有些虚心。 

  但是几岁的孩子,难免对未知的事物感到好奇。


  金黄色的瞳孔让喻乐恩想起了阳光,但这阳光不应该出现在阴暗潮湿的下城区。

  眼前的男孩没比他大了多少,却显得有些阴郁。他的身后拖着长长的麻布袋子,里面似乎还露出了几个空瓶子的头部。

  喻乐恩一时怔了神,“垃圾,还要吗?”眼前男孩清透的嗓音一点点渗入了耳蜗,他看了看手中的空瓶,“哦,哦我不要了,给你吧!”男孩接过瓶子往袋里一丢,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等等!唉!”冲动的想法涌入大脑,他终于控制不住开了口:“你长得真好看!我叫喻乐恩,叫个朋友吗?”

  眼前的身影明显一顿,沉默许久,喻乐恩听见他说———

  “林傅。”


  林傅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沉默,阴阴沉沉的。幸好相处几年后,这种情况也有了极大的改善。林傅在高中的时候抽屉里无数的情书都是证据。

  “林林~你以后要去哪个大学啊?”喻乐恩比林傅小上四岁,还在上初中,“你上大学后我们是不是就见不到了啊?”

  林傅熟练地绽开笑容,“哪有那个闲钱啊,车费都不够,怎么去外地上学?”

  尽管喻乐恩早已知道他的家境,但还是为这个好友叹一口气,“没事,长大了总会有办法的。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以后赚大钱包养你!”

  林傅怔怔侧身,眼前的少年早已褪去稚嫩青涩,他上扬的嘴角都在宣读着自己有力的心跳。

  “砰,砰砰”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撕开迷雾的那道光芒。

  林傅知道他在开玩笑,但还是为这番话而触动。

  “好,我等着。”眼睛里闪烁的星光无一不在显示他的愉悦。

  毫无疑问,以后的路,他也想和这个人一起走下去。


  高中三年说快也快,今天是林傅的毕业聚会。桌上人群都跟疯了一样,突然有个男生支起身来,手中摇摇晃晃地拿着酒杯,直直地盯着他。

  “林,嗝,林傅。我今天必须和你pk一下酒量,老子高中三年,喜欢的女生最后都喜欢上了你这个小白脸,我真的,嗝,我……”

  旁边的男生赶紧扶了下他,“壮子他喝醉了,林傅你别和他计较。”

   林傅淡淡地笑一笑:“没事。”

  可那男生却丝毫没有要走的想法,仍然愣在原地,“嘿,嘿嘿。我知道了,你从来都没接受过女生的情书,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林傅僵了一下,“壮子你说些什么呢!”那个男生震惊地喝住他。

  “那个,放学后老是在门口等你的男生,你说是你朋友,现在看来,是男朋友吧?”他猥琐一笑,“长得特清秀,怪不得能让林班草倾心。”

  啧。

  “说我可以,说我朋友我可不能容忍。”林傅举起酒杯,轻轻地晃了晃,“喝酒是吧……那就来吧。”


  “所以这就是他醉酒的经过?”喻乐恩黑了脸。

  “对啊,然后林哥就一杯倒了。”男生支起一根手指,“真的,倒得超级快,我们都傻住了。然后他一直在喊你名字,我就打电话叫你过来了。”

  “……行。”喻乐恩的力气一向很大,他轻松地背起喝成了烂泥的人,“那我先带他回去了。”

  “乐,乐恩…”肩上的人嘟囔着,“回家了吗?”

  “嗯,路上别吵,也别吐我一身。”

  林傅闻言乖乖闭上了嘴。


  这人睫毛真长。

  这是喻乐恩把林傅运回家后反被醉鬼压在了身下的第一感受。

  身上人的五官被放大了几倍呈现,醉鬼直勾勾地盯着他,让喻乐恩的后背发凉。

  像是被野兽盯上了一样,原本林傅温温柔柔的面容在此刻变得极有攻击性。喻乐恩面无表情地盯着他,只见眼前的人缓缓吐出几个字:“喜欢。”

  看到他呆滞的样子,林傅像是觉得他没听见了般地再重复了一遍。

  “喻,乐,恩。喜欢。”

  “……不好笑,林林。”

  “交往。”

  “你醉了。”

  “交往!”林傅用力地掐了把他的腰窝,喻乐恩的大脑突然一篇空白。

  看来和醉鬼讲道理是行不通的。喻乐恩只好答应下来,“好,交往。”

  肩上突然传来一下刺痛,喻乐恩差点跳了起来,奈何林傅压得太紧。“你想干嘛?????”

  “标记。”

  得,喝个酒就重回十年前了是吧。


  喻乐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来的。

  脑子里的阵痛在看到林傅的那一刻彻底消失,“呃,你还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吗?”

  林傅微微点头,“看来没有退路了。”

  “你说什么?”

  “我是说,酒后吐真言。”他笑起来,“而且你也答应了不是吗?”

  林傅指了指少年脖子上的牙印,“这里,我预定了的。”

  “以后的人生请多多指教,男朋友。”

  于我而言,你是破开迷雾的唯一利剑。


the end

喻乐恩人物档案

全名:喻乐恩

昵称/外号/称号:喻喻

年龄:17

性别:男

生日:5.24 双子座

身高:178cm

体重:65kg

发色:月光银(染的

瞳色:浅绿(美瞳

外貌特征:挺清秀一男的

衣着风格(喜好):萌袖

常穿服饰:白衬衫,深蓝大号外套

经常携带的武器或道具:圆规(?

语癖或习惯性动作:哎~or嘻嘻~

职业:学生

性格以及导致这种性格的原因:笑面虎,城府深,就是从下城区(混混成群)爬出来的人

特长/能力:体术

社会或其他人对此人的看法或印象:好像一直都在笑/笑容焊脸上了

重要的东西(大都是象征着与该角色所重视的人之间的羁绊的物件):一枚黑色耳钉(但不怎么戴

重要的情感(信赖的人/友情/仇恨):究极姐控

喜欢的东西(食物/事情):黑夜,星星

讨厌的东西:芒果(过敏

自己不会逾越界限去做的事情:无

因为某种情感而经常做的事情:擦拭姐姐送的耳钉

概述/经历:双亲离异后抛下喻乐恩和其姐姐喻秋绘,在下城区生活的喻姐弟为了生活而奔波

为了不必要的冲突麻烦,他学会用笑脸来迎接他人

姐姐几年前外出打工,喻乐恩被交给道场老板暂时抚养,养成了一身怪力

今天是姐姐回来的日子,但喻乐恩却莫名成为了053号考生参加了一场神秘的面试……

#053号考生 喻乐恩,已作答

“虽然我长得很可爱,但人家是男孩子哦嘻嘻~”

单排孤狼,深井冰一个

也许


也许不会有人再翻开这个tag

岁月抹去了太多温柔,也抹去了太多痕迹

也许“我爱你”只是我一时兴起

迷雾之中是被桎梏的恶龙,是昏暗的灯塔

也许你们会离去

桂花树下是花海,亦是一片荒芜的废墟

也许……

我想让记忆停留在一年的那个夏日

也许,从一开始就无需转变了

我留念着,但也沉默着

谁还不是个长情的人呢?

【psyborg】溺于黑潭

救赎向,学生会长Uki×被欺凌者Fulgur,先刀后糖,有EN的各样人客串,呜呜呜大家都很有爱

----------------------------------高调分界线----------------------------------

让我在黑潭里沉睡吧

 

“你又怎么了?”眼前是校医关切的神情,Fulgur沉默地看着她用棉签涂抹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那是一大片的乌青。

 

“打架。”校医Nina听到少年青涩的嗓音皱了皱眉,“你……算了,再有下次我就告你老师了。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告也没用啊。”Fulgur的笑容下是满面疲倦,如果老师真的会做出行动的话,事情从一开始就该结束了。

那些小姑娘厉害得很,只是因为仰慕的学长和自己的一些互动就让她们破防了,她们在校外找了人,造成长期的欺凌现象。

至于老师……他不屑地笑笑,无知者总会被风波来临的那一方所倾倒。

无论真相。

 

这股狂风很快卷翻了整个校园。开始走在路上也有人在窃窃私语。

不可能所有人的喜欢你,他安慰着自己,于是他无视了这一切,快步走过了那些源源不断的私语声。

 

学生会要做个什么宣传,作为其中一员他也参与到了那张大海报的制作中。

制作和排版的过程真的很辛苦,没日没夜地敲字,又逐句推敲,删删减减。

但那张特大的海报被印出来时,他还是很有成就感,前提是上面没有用马克笔写满污秽的话的话。

天空是灰蒙蒙的一片,淅淅沥沥的雨湿透了宣传墙。

匆匆路过的行人成为了背景。

海报上是粗号的黑色痕迹。

“下头”“羊癫疯”“别丢人现眼了”

Fulgur在这心血前坐了很久,他沉默地凝视着前方,直至他分不清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明明没有干任何犯罪犯法的事。

为什么你们还是不放过我呢?

为什么呢?

在你们的眼中,我就是罪恶的人啊。

扭曲的笑容在雨夜中呈现,毫无保留。

 

你不是。

你从来不是。

在这寂静的雨夜中,有人给Fulgur撑了一把伞。他抬头,视线对上了一双紫色的眼睛。

它们仿佛在说话。

即使雨还没停下你也不是孤身一人。

 

“难过吗?”Uki的声音温柔地像是要把人溺进去,“好好哭一场吧。”

所有的疲惫被泪水冲出。Fulgur伏在他的肩膀上,而Uki则轻抚着他颤抖的肩背,拂去了几许痛苦。

感谢你在我需要的时候来到我的世界。

 

梦中是一片无尽的星海,在此之前,则是无望的黑潭。

在他差点要溺于这片黑潭中时,有人上前拉了他一把。是很多很多的手组成的一根救命稻草。

Fulgur睁开眼,一群人代替了这么多的手。女校医在角落絮絮叨叨着什么注意事项他玩的最好的几个人则在一旁哇哇乱叫;黄发警官皱眉问着细节,穿得像便利店员的少年积极地回答着。

Fulgur动了动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先前见到的学生会长紧紧握住。

“你晕过去了,是我叫Alban和Yugo报的警。”Uki的眼中是他在梦里见过的星海。

“欢迎回来。”

让拥抱代替沉默吧。请放心,无论黑潭是否存在,我们都在。

The end

[Psyborg]被全网黑后和组内成员炒CP了


娱乐圈Pa+abo设定,A装O痴汉人气爱豆Uki×O装A黑红爱豆Fulgur,我流abo,黑红这个设定是因为之前的风评……坚定u老师左

----------------------------------高调分界线----------------------------------

“Fulgur怎么还不滚出组合”

“剪了四人版出道曲,各位觉得如何?”

“笑吐了,还洗呢?你家疯癫羊早就糊穿地心了好吧。”

“心疼我们家弟弟们,被这种人坏了名声。”

Fulgur淡定地刷着微博评论,自从被一条带有恶意的黑料捧上热搜后,他的生活就这样一夜之间变得刺激了起来。

“他们真的太过分了!”Alban愤愤不平地连开几个小号,“我和他们大战几百个回合。”

Sonny头疼地说:“网友们总是会被这种言论带偏。”即使他们无从得知新闻的真实性。

一串敲门声响起,Yugo倚着门框:“Fulgur,经纪人叫你去。”

他们住在彩虹娱乐公司的宿舍里,说是宿舍,其实是一套公寓,而Fulgur现在要去的,是他们经纪人的房间。

 

走进办公室,Fulgur发现他们组合的Uki也在桌旁,他拉开Uki旁边的一张椅子坐下。Fulgur友好地对Uki笑笑,对方也报以微笑。

“Fulgur,你也看到了,最近网上关于你的风评不太好。”

如果各大网站下清一色的“Fulgur滚出娱乐圈”只是算“不太好”的话。Fulgur自嘲般地笑笑,他也不知道所谓的厌O是从哪传出来的。

如果那些黑子知道自己是个Omega,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公司这边已经在准备控评澄清了,另一方面,还请你和Uki沟通一下。”

Fulgur怔了一下,他不太明白他的事为什么要和Uki扯上关系,他看向这个柔弱温柔的Omega,Uki天生似乎就有一种易碎感,此时他正对上了自己的目光。

Fulgur的心脏似乎被软化了。好吧,他现在知道为什么Uki能位列“最想娶回家的Omega”榜首了。

如果我是个Alpha,说不定会追他。Fulgur恍惚地想。

“公司的意向是炒CP。”经纪人的声音里带上几分偷笑,天知道Fulgur现在的表情有多好笑,“唉,Fulgur你有恋爱经验吗?到时候别怯场啊。在公共场所好好抓镜头知道吗?”

“行。”炒就炒,两个O还能干啥?面对面发情?Fulgur很快理好情绪。这镇定自若的表情让Uki挑了挑眉,“我也没问题。”

假装镇静的Fu chan……真是可爱呢,不枉他这么“好心”地向经纪人提这个建议。

 

几小时前。

Uki说完自己的建议后,经纪人两眼放光:“可以是可以……但Fulgur会接受吗?”

坏心眼子眨了眨眼:“Fu chan会接受的。”不接受的话,他还有很多方法能让不乖的小羊听话。他想起了自己包里随身携带的长皮鞭。Fu chan如果被绑起来的话,也应该是最美丽诱人的。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他希望这天会很快到来。

“爆!恋爱综艺《心动急三急》官宣飞行嘉宾竟是Noctyx组合中的他们!”

“厌O?与前辈关系不恰?来吃一口新鲜的瓜~Fulgur这事另有蹊跷。”

两条热搜分别霸占了榜1、2的位置。

 

“欢迎各位嘉宾来到节目现场!我是最dom的Alpha——Mysta!”橘狐狸左右摇晃了一下,然后被旁边的Vox瞥了一眼。恶魔凑近麦克风,用低沉魅惑的声音说:“你们好,我是能压过最dom Alpha的Alpha,Vox。”

【哈哈节目组请这俩人来担任主持这节目真的不会封吗?】

【我的Mysta……嘿嘿老婆你就从了我吧(叼花)】

【小盒我来力小盒!!!】

两人又闲谈了一会儿,但他们的心里却不约而同地想着

——后台那两人怎么还不出来??

 

一小时前,后台。

Fulgur任由化妆师折腾脸上的粉末,他透过缝隙对上了一双深邃的眼睛。

Fulgur一愣,赶忙转移目光。是错觉吧?

那眼神,分明是猎人盯着猎物的眼神。

 

Fu Fu chan真的好乖啊……Uki舔舔嘴角,在那种情境里,也会一副乖巧的样子吧?

“Fu Fu chan,好了吗?”Uki示意让化妆师下去,他浅笑着,待后台只剩两人时,一股清新的果木香气在空气中慢慢发酵。Uki走向Fulgur,将其困在了座椅上。

Fulgur呆怔住,这信息素的味道……分明不是Omega的。相反,这气味使他的身子一点点软了下来。一个猜测,不,是事实迫使他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说好的只是炒CP?”他气笑了。

Uki就这么盯着他,突然开口道:“那个在我们出道那天给我送来表白信的Omega……是你吧?”

“只是玩笑……等等。”Fulgur睁大眼,“你在给我下套?”

Uki笑了,“Fu chan 承认自己是Omega了?”

Fulgur想送去一个威胁的眼神,可惜在Uki的眼中,都成了诱惑。

身体里的本能叫嚣着让他臣服,他的眼睛被人蒙上。他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

Uki的唇齿与脖颈处的肌肤接触,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咬上了他的锁骨。

“为什么不挣扎一下呢?”Uki莞尔。

Fukgur别扭地转头。

毕竟是心意相通的人……怎么会错过这样的一个机会呢?

 

当两人上场时,众人是震惊的。特别是Mysta,他真的控制不住眼睛,往Fulgur的锁骨瞥。

看来Fulgur真的没想到,他今天穿的是大开口的衣服。

当天晚上,一条热搜直冲榜单——

【就你们出道即结婚是吧……等等,这个位置?是不是搞反了???】

The end

彩蛋是psyborg的婚后生活(bushi

【psyborg】迷失花海

1k+,空间文梗挑战,旅人ukix庄园主Fulgur,he 是绝对的!

-------------------------------------
我甘愿迷失于你的花海。


Ovid庄园的主人有一座世间最大的玫瑰花园。

Uki跟着当地的居民来到了这所花园前。眼前的骄阳似乎要把一切都燃烧殆尽般,阳光倾泻于金丝做的围栏上,泛出耀眼的光芒。而金丝围墙内,是一片耀眼的红。

“我想你最好不要进去。”居民叮嘱他,”Ovid先生脾气古怪的很。”

一边的小女孩却不满地叫起来:“你胡说!Ovid先生可温柔了,上次我跑进花园里,他还给我一朵玫瑰呢!”

“好,好。但人有钱了就变坏的,你知道的。”

居民敷衍着,对uki说。“那我先走了,祝你有一个美好的旅程!”

Uki点头,眼睛仍然紧盯着那片花海,若有所思。


墙其实并不高,跳下来也没感觉。Uki收好“作案工具”,朝花海深处走进去。身边是高高的玫瑰花丛,脚下则是石卵路,他感觉心田仿佛也浸在了玫瑰酿成的美酒中,令人心醉。不知走了多久,Uki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这时,一抹粉红在绿叶中格外显眼。

“小猪崽?”这只小猪瞧见了他,就奔向这个方向,飞入这个陌生男子的怀中。粉色的猪身遮挡了他的视线,以致于他没有看见他面前的男人。

“培根,过来。”uki感觉身上一轻,然后面前的男人便占据了他目光所至。

他的身体、他的衣服和这片玫瑰都真该死的相配。Uki在心中低骂着,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他不咸不淡地介绍自己:“Fulgur Ovid,这座花园的主人。你是旅客吗?我从没见过你。”

声音也该死的好听。uki的大脑,显然已经被来人迷得七荤八素了:“是的......Ovid先生,我叫Uki Violeta,是为了这座花园特地来到此地的旅人。”

Fulqur挑眉,“Violeta?紫罗兰?”

“是的。”

“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门卫说今天没人来访……爬墙?走到这来花了不久时间吧。”Fulgur向他作出邀请,“那么,愿意来寒舍喝个茶吗?请原谅我的蒙昧,我已经许久没见过除孩子外的客人了。”

“当然,荣幸至极。”


说是喝个茶,其实uki已经不知不觉住了许久了。Fulgur是个温柔到了极致的人,他想,所以这才会被允许。

“Fu·Fu·chan,又在看书吗?”uki总是会从门边冒出脑袋来问他。对此,Fulgur已经习以为常,无论是这个很符合Uki风格的称呼还是这个人的存在。


Fulgur曾对uki说,我很快要搬走了。uki听到了,他确信,但他还是无所谓地独自去了花园。

这没什么,既使很投缘,但也只是他人生中的匆匆过客罢了。Fulgur安慰着自己,显然他没意识到这个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之高。

现在他又突然冒出来了,Fulgur点头:“嗯,怎么了吗?”

“能跟我来一下吗?”Fulgur放下书,和来人走向了花园。


Uki轻车熟路地在巨大的花园里弯弯绕绕,然后忽地停住,转身对他微笑。Fulgur一眼认出了这是他们相遇的地方。而在层层相叠的绿叶和玫瑰中是一朵格外显眼的紫罗兰。

“我之前问过你为什么要种这么多玫瑰,你说这只是收藏家的兴趣罢了。”

Fulgur看到了满目阳光灿烂,它们与旅人的身影融为了一体。

“如果你有一天要离开的话。”Fulgur感受到Uki的炽热目光聚焦在他的脸上。

“请带我走吧,浪漫的收藏家。”

the end.